OA办公系统
English
企业公告
 
 
山东省应急管理厅至
关于采购挖泥船排泥
2019年信息员名
关于建造多功能船等
潍坊市委、市政府关
澳门金沙4166官网国
水发集团关于表彰2
2018年度水发集
 
 
地址:济宁市太白楼西路195号
电话:0537-2276629
邮箱:sdsjdqb@163.bom
网址:www.sdsjjt.com.cn
 
您现在的位置 > 山东水建集团 >企业学问
 

七日,大家倾听江源的脉搏(摘自中国水利网站)

发表时间:2015/4/1  浏览次数:690  类别:企业学问

        7月19日上午,在等候西宁到玉树的航班时,我与长江科学院院长郭熙灵、副院长陈进,聊起了社会上又一度掀起的“三峡话题”。
      两位从事水利科研工作多年、几上江源的院长,感慨万分:河流蕴含着复杂的自然规律,不断加剧的人类活动,又对河流产生了深刻影响。在江河面前,人类还是小学生,对江河、对其开发与保护,都需要进一步研究,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,实现人与河流和谐。只有带着对河流的敬畏,怀着一颗谦卑之心,对江河进行长期深入系统研究,人类才能破译河流流淌的密码,维护河流健康,也才能让河流持续泽被人类。
      张永,是此次江源科考的向导和后勤指挥。与其说他是一名生意人,倒不如说他是一名十足的探险发烧友,对江源科考情有独钟。一抵达玉树,郭熙灵、陈进就和长科院副总工徐平、张永等一起,根据江源这几天的新情况,对着最新江源卫星地图,细细谋划着科考的线路和其他事项。毕竟,这次,科考队员要前往杂多县查旦乡,深入海拔5000米左右的沼泽湿地,考察长江南源——当曲源头,并在海拔4775米的查旦乡政府驻地夜宿两晚,每个人心里都不轻松。
        午饭后,大家沿着新  修的214国道向杂多挺近。车队穿行在巴塘草原上,两旁的草地是草的海洋、花的世界,蓝蓝的天上则点缀着白云。牦牛是巴塘草原上的当家家畜。开阔的地形加上巴塘河的滋润,使巴塘草原成为玉树州水草肥美之地。巴塘河不大,却是长江一条一级支流,在巴塘草原上蜿蜒流淌后,经过结古镇,与通天河汇合,成就了长江上游著名的金沙江。
      长江源头,草地茂盛,生态却很脆弱。一路上,常见因修路挖土而留下的“创伤”。虽然,建设者颇重视环境保护,把挖出的草皮保护起来,待路修好后,再将其铺在边坡上。但一面草坡一旦开挖,就会形成一个陡坡。重力作用、雨水冲刷、土壤冻融,会使草坡发生滑塌,造成地面裸露,且难以自行恢复。
      路上,不时见到藏族同胞弯腰捡拾什么,后来一打听,才知道是一种黑色虫子,捡拾它们是为了避免其被来往车辆碾压。藏族同胞信仰藏传佛教,敬畏自然,平等对待各种生物,与自然和谐相处,已融入他们的基因里,代代传承,体现在生活诸多方面。
      尕拉尕垭口到了。垭口海拔4493米,是长江流域与澜沧江流域的分水岭之一,过了垭口,便是澜沧江流域了。长江和澜沧江两大流域,在这里相遇,又在这里分开。置身最高处,俯瞰前后,瞬间领略两大领域景象,科考队员无不感叹,大自然太神奇了。
      下214国道,走309省道前往杂多,再次邂逅了扎曲支流——子曲。眼前这段河流,有时分成几股水流,形成多个洲滩;有时几股水流又汇聚一起,沿着山脚绕转,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“山不转哪水在转”。在这里,河流与山相依,与草原相偎。
      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,大家继续西行,过了海拔4721米的长拉山垭口,在扎曲岸边短暂停留后就到了杂多县地界了。一条从东往西流过一个小镇的小河吸引了大家。这条河汇入从西往东流淌的扎曲,然后往南流去。最有趣的是,两条河泾渭分明:小河清流慢淌,小家碧玉;大河黄龙翻腾,气势恢弘。
      路在延伸,路旁深谷里,扎曲蜿蜒流淌。在又一阵雨中,大家到了格桑小镇:这个新建小镇紧挨扎曲河,房子整齐划一,是藏式风格的民居。在江源,如此布局,既是一种无奈之举,也是一种必然选择。山川给人们留下了很小的生存空间,人们不得不在河边居住,与河流相伴相处。
      萨呼腾镇,是杂多县政府所在地。杂多是中国澜沧江第一县,澜沧江江源就在杂多;杂多也因长江南源当曲的源头在结多乡,而成为长江南源第一县;杂多还因所产“冬虫夏草”体大、质优,而有了“中国虫草第一县”的美誉。
      下午5点54分,完成一天任务的科考队入住县城宾馆。这时,雨停了,天晴朗了些,一道美丽的彩虹连起扎曲两岸。彩虹给这座海拔4060米的小城带来了一些诗意的味道,也为一天的工作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。
在当曲,大家创造了历史
      7月20日一大早,大家在扎曲岸边停留片刻,便前往查旦乡驻地油龙达。
      依然是高山、河流、牦牛、帐篷、经幡、炊烟,依然是劳作的藏族妇女。这般场景我在江源目睹多次,这就是藏区牧民的生活,是几千年来传承下来的生活方式。他们就是这样坚守着,在不变的传统里,本真地生活着,平静地面对每一次日出日落、每一季花落花开。而他们的信仰和学问,就在这经幡的飘扬中传播,到高山之巅,到草原之边,到溪流深处,到奔涌的大河。
      在颠簸了5个小时、行进了98公里后,车队翻过一座海拔4700米的山,再前行不远,便到了查旦乡政府驻地油龙达。这里的海拔升到了4775米,而神奇的是,大家又经过澜沧江流域,再次来到了长江流域。
      油龙达就在跃尼村,在一片草场高处。除了乡政府机构外,驻地还有几户牧民、一座新建寺庙。一条简易土路从村中穿过,通往西藏那曲。村旁湿漉漉的草地,平坦而广阔,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唐古拉雪山脚下。7月,江源地区雪山并不多见,只有几座山脉主峰,残存着一些冰雪。
       科考队员就在跃尼村综合办公服务中心住下来。但是,在海拔4775米的地方住宿两晚,对来江源科考的队员来说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生理挑战。但从某种意义上讲,高海拔本身就是江源的特点,缺氧和高原反应本身就是高原带给人的独特体验,它深入人的骨髓,铭刻在人一生的记忆里。
      在考察当曲河段路上,河流和水泊不时映入眼帘,唐古拉山一直相伴南边。路上,大家看到了成群结队的藏野驴。见队员们停下来,它们警惕地往草地深处紧走几步,然后又停下来,继续吃草,不时回头望望大家这些不期而遇的异类。就在这里,张永指着草地深处的一条河说,那就是当曲。
更令大家兴奋的是,在路旁的当曲边,两条河汊汇成一股水流,两只黑颈鹤优雅地在河边漫步,而不远处是一头正在吃草的牦牛。尽管距离大家足有100米远,黑颈鹤似乎还是受到了一点惊吓,它们穿过浅浅的河,向湿地深处走去,发出悠扬的叫声。河流湿地,给这些江源上的生灵创造了良好的栖息环境,也让牧民的足迹踏上这块原始而遥远的土地。就在湿地边,一户牧民的帐篷,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,与周围的一切如此和谐,简直就是一个整体。
      其实,在江源,无论地方多么偏远,交通多么不便,海拔多高,只要有水草在,就有牧民的足迹,就有牦牛的身影。水草就这样牵绊着江源的生灵。多少年来,在这片土地上,人们朝迎红日,晚送云霞,与亲人相依,与牦牛相伴,与山水为邻,送走多少个日子,迎来多少个希翼。
      下午5点,队员们在当曲桥上下车,不顾缺氧,不顾头疼,兴奋得如同朝圣一般。是的,这就是一次庄严的朝圣。此前,水利科研人员从未踏足此地。今天,当大家站在这座桥上时,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:对河流的敬畏,对自然的探索,对科学的敬重,对长江的承诺,让大家走进当曲,与江源这条大河亲密接触。来到当曲,大家已然创造了历史。
        下午6点钟,在队员们完成测量和取样任务后,一块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科学院的“当曲科学考察纪念碑”已经竖立起来。队员们围拢在碑前,先后拿起毛笔,蘸好红墨,将碑文描成红色。我接过毛笔,带着对母亲河的敬畏和虔诚,跪在地上,小心翼翼地描画着,一笔一画地将“考”字描红。在19日晚上加入科考队的两位当地著名科考向导丹玛·达英和夏吾多杰,完成了藏文描红任务。
      这一晚,高原反应几乎伴随着每个人。4775米的海拔,让我头疼欲裂,呼吸加快,一夜难眠,给我一种全新感受:像是严重感冒头疼的症状,又似大病初愈的虚弱样子。这种独特感受,深深地留存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挺进当曲源头  穿越查旦湿地
到了海拔4900米的“当曲4”,大家的身体也达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。然而,在支流多朝能,我竟忘记了头疼,喘息着走到河边,走进沼泽湿地,用镜头记录着这里的一切。
      21日早上7点,经历了一夜“折腾”的科考队员,都按时起了床。虚弱的大家缓缓走路,打个照面,也不说话,只是相互微笑,就算问好了。
      查旦的早上,天有些冷,人们都穿上了棉衣。住所之外,3个勤快的女人正弯着腰,仔细地找寻着地上的牦牛粪便,然后用手捧起来,放进一辆推车中,送到不远处,摊开晾晒。昨夜,牦牛被集中赶到这里过夜,今天一大早,牦牛又被赶去吃草去了,留下了牦牛粪便。3个女人劳作时,一个女童,流着鼻涕,紧随年轻妈妈的身后,寸步不离。
      江源地区,海拔很高,许多地方不见树木,只有草地。因此,在牧民家中,牛粪就成为一种极好的燃料,成为生活中的必需品。面对相机镜头,她们善意微笑,大方干活。这就是她们每日的劳作和生活,原始,却低碳、绿色。她们以此为荣,并因此而生活充实。出发前,我取出随身携带的费列罗,送给女童。她怯生生地伸出小手,接过了这钟或许她此前未曾吃过的甜物,目送着大家上车离去。
      今天,大家要深入当曲源头考察。从地图上看,驻地离源头并不远,但要上源头,就要上高山,下河谷,穿湿地,过河流,穿过大片无人区。而江源多变的天气,又会给科考带来无法预知的困难。
      唐古拉山脉孕育了沱沱河和当曲。沱沱河发源于姜根迪如冰川,全长346公里,为长江正源。而当曲发源于唐古拉山脉东段山麓、青藏高原最大的一片沼泽,这片沼泽是长江源头降水量最多的区域。得到丰富水源补给的当曲,得以成为长江三大源流中水量最大的河流,水量竟是沱沱河的数倍。2012年,我曾去沱沱河和长江北源楚玛尔河,三河对比之下,情形大抵如此。
      在湿地内的简易土路上,车摇晃着缓慢前行。车窗外,除了水泊,就是草地,没有一点裸露的土地。而草地亦是花海,漂亮的小花,长在草地中间,映入眼帘,不仅带给人以美感,而且舒缓了人们疲劳的身心。
      穿过湿地,大家沿着路,下坡上坡。这里水多,即便在山坡上,也是一汪一汪的水,被草地包围着,形成一个个形状各异的水泊。见此,我不由得想起了云南哈尼梯田,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,只不过,哈尼梯田是人类改造自然的产物,这里却是大自然的神奇造化。这些坡地上沼泽湿地里的水,或地面相通,或地下相连,或汇入小溪,或存于水泊。
      车队继续前进。一会儿穿过一片干燥、平坦、满是砂石的路面,上下颠簸,左右摇晃;一会儿走进小河,在河水流淌的河道里前行,把清清的河水搅得浑黄;一会儿又横穿小河,溅起水浪后,走上河岸,经过白塔和经幡;一会儿又经过一段湿滑陡峻的山坡,司机师傅下车给轮胎加上助力装置,在呜呜的马达声中,牛头车碾过渗着水的泥土,奋力地前行,爬上了一座海拔4950米的山坡。
     达英告诉大家,牧民称这座山为昂哇吉,是当地18座宝山中的一座。让科考队员兴奋的是,站在这座山上,可以看到长江与怒江的分水岭——唐古拉山脉,长江与澜沧江的分水岭——安纳贡日山。
     下山,留下大部人马在“当曲3”科考,大家向“当曲4”挺进。“当曲4”海拔4900米,位于杂多县结多乡,距离当曲源头已不足10公里。前面已不见了路,队员们的身体也达到了极限。在支流多朝能河边,队长郭熙灵一边取水样,一边与达英探讨当曲源头的一些问题。置身其间,我竟忘记了头疼,喘息着走到河边,走进沼泽湿地,用镜头记录着这里的一切。
     这里就是人间仙境!
     正值下午1点半,太阳却没有往日那般灿烂,天上厚重的云遮住了太阳的光辉,也仿佛要把整块湿地罩住;不远处,唐古拉山上残雪依然可见;河流在沼泽低处流淌,时而露出草地,时而不知去向,却又在不远处露出白色水面,在草地上观河,目光所及,只是几块明亮的水面;河道之外,便是平坦的沼泽地,除了大片草地外,还有一个个水泊,大小不一,形状各异,如一面面镜子,镶嵌在草原上;在这静谧之处,牦牛有的安静地吃草,有的趴在草地上享受午后的时光;沼泽连接着起伏山丘,在山丘脚下,就是牧民的帐篷。
     走在长江源头的这片湿地里,就如行走于梅花桩上,脚踏在水泊边的草上,保持好平衡,即便在沼泽深处,也无任何问题;即便不小心滑入水中,也无任何危险,水就是浅浅的一湾,只是水有些许寒凉罢了。
     走出水泊密布的沼泽,来到一块地势略高的地方,我和达英将相机对准了一对卧地相依的牦牛母子。有意思的是,大家靠近一步,母亲便起身带着孩子远离一步,而孩子则往母亲身后躲藏,与大家捉起了迷藏。在当曲源头,我与牦牛捉起迷藏,实在太有趣了。
     这次实地考察,让大家目睹了多能朝与且曲汇合情况。两条支流在这里交汇后,形成当曲。通过比照卫星图,观测两条支流的水量,大家验证了之前科考得出的一些新结论。
     这次科考队,创造了水利科研人员当曲源头科考的历史。对于我而言,此次能到达距离源头不到10公里的沼泽湿地,能在海拔4900米的地方,能在身体虚弱、头疼咳嗽情况下,在湿地中穿行,坚持工作1个多小时,可以说,也挑战了自我,创造了自己的历史纪录。
     带着发现,带着兴奋之情,也带着头痛的感觉,大家要赶回查旦乡驻地。具有探险精神的科考队员们,没有走回头路,而是沿着当曲,穿越没有任何道路的查旦湿地核心区。
     两辆车组成的小车队,穿过当曲,在当曲河边的一户牧民家停留。牧民家的黑色毡房就搭在草地上,房前有一辆白色吉普车,一根绳子上晒着衣物,地上晾着做好的奶干,生活原始而自在。这家的男主人年龄不大,却已是6个孩子的父亲了,除了最大的孩子在杂多县城读书外,其他5个孩子都在父母身边。见了大家,孩子们好奇地看着大家,露出了害羞的神情。待大家告别这家牧民时,一家人将头伸出帐篷,向大家道别。没有话语却胜过千言万语,她们脸上纯洁的微笑,让大家这些远道而来的人,感到了温暖。
    告别牧民,大家跨越当曲,沿河前行。前面依旧没有路,只有湿地。两辆越野车,三过当曲河支流,在河边被陷泥潭,在山坡上颠簸前行,在沼泽地上碾出泥路,从旱獭家旁经过,在鹰巡视的草地辗转。这一行,在让大家感到紧张刺激的同时,更让大家领略了河流之美、湿地之美,感受到了保护这块湿地的重要性。
    在即将走出无路的湿地、走上简易土路前,两辆车停下来,在一番紧张的跋涉后,司机已经有些累了;队员们也下了车,躺在一处地势稍高的干草地上,回味着刚刚经历的一切,稍稍平复一下紧张激动的心情。
    随后得知,夏吾多杰如此安排,是颇有些用意的。作为一名康巴汉子,作为一名资深高山向导,他对此次科考探险,对保护江源这块土地,有着更多期盼:“长江源头的查旦湿地这么美,对长江这么重要,却没有被国家纳入保护范围,希翼国家有关部门,尽快将查旦湿地列入保护区,以保护好长江源头这块美丽的湿地。”
到尕纳松多看扎曲支流泾渭分明
     路上,大家第一次近观了兀立山头的鹰,也看到一些牦牛在山峁上走动,寻找着青草,看到牧民赶牦牛过河的场景,看到藏族小同学冒雨赶路的情形。路上的一切,与在长江流域的所见有很大不同。这一幕幕场景,出乎我对澜沧江源头的意料,兴奋淹没了高原缺氧给身体带来的不适
    7月22日早上,带着对查旦刻骨铭心的记忆,带着心中对澜沧江源的无限向往,大家向莫云乡、向扎那曲进发。
    2012年,我参加了长江科学院江源科考,对澜沧江源头扎曲并不陌生。此次,要考察扎曲上游的两条河流——扎那曲和扎阿曲,意味着大家又向澜沧江源头迈近了一步。走过一座海拔4970米的山之后,科考队员告别长江流域,再次来到澜沧江流域。
    简易路坑坑洼洼,却好于当曲的路。往北行进50公里,车队停下来,科考队员进行科考。这里海拔4504米,下面就是扎那曲。一眼望去,河面宽阔,水流分为几股,靠近山坡的河岸,崩塌严重;河水浑浊,水量不大,一群黑色牦牛刚刚穿过河流,爬上河岸,穿过公路,到山坡上吃草——让人想起了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中角马过河的画面。河对岸是一片绿色草地,草地延伸至山坡,山坡下就是莫云乡驻地帮固行达。距县城102公里。当年,西方探险家考察扎那曲,就住在河对岸的莫云乡政府所在地。
    天刚下过雨,地面湿滑。山坡上可见一些细小的冲沟,小股水流正流到扎那曲中;靠近山坡一侧的道路旁,一些草皮已滑塌下来,形成了一个自然剖面,可见草的根系。水从草下的土壤中渗出,形成小溪流。透过这个剖面,草地蓄水保土、涵养水源的作用,一览无余。从大处说,在江源地区,草是生物链中的生产者,是生态系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,在维系江源生态系统健康方面,草无疑具有主导作用,因此,保护草原,怎么强调也不过分。
    考察结束后,车队通过一座大桥,来到河流右岸,一路往东北行进,领略了扎那曲流域山水的不同。沿途,山峁起伏,似黄土高原梁峁区。山峁是红色的,一些山峁上,草长得稀稀落落;一些山峁竟光秃秃的,寸草不生。山峁上冲沟发育,沟谷滩地里泥沙大量淤积。沿途大小河流,河水皆近乎红色,十分浑浊。沿途少见牦牛,大概与山大草地少、水土流失有些关联。
    路上,大家第一次近观了兀立山头的鹰,也看到一些牦牛在山峁上走动,寻找着青草,看到牧民赶牦牛过河的场景,看到藏族小同学冒雨赶路的情形。路上的一切,与在长江流域的所见有很大不同。这一幕一幕的场景,出乎我对澜沧江源头的意料,兴奋淹没了高原缺氧给身体带来的不适。
    路过莫云乡结绕村,车队一路向东,奔向扎那曲与扎阿曲汇合的尕纳松多。途中,在一个山腰上,车队再次停留。站在山上,大家不仅目睹了峡谷中的扎那曲,还发现了山坡上的泉眼。水流从泉眼中冒出来,流到深谷中的扎那曲。日久天长,泉水流过的山坡上,积淀下了水中的物质,在岩石上形成了一片黄色的覆盖层,可谓奇观。
    扎那曲,藏语意为“红色的河”;扎阿曲,则是 “白色的河”。此前,对扎那曲这条红色的河流,我已经领略。在此,我又目睹了扎阿曲河水的颜色——白色。两条河汇合前,可谓泾渭分明。汇合后,红色遮盖了白色,扎曲河水由此成了红色。此后,扎曲向东南流去。
    扎阿曲位于杂多县扎青乡境内,是澜沧江正源;至于源头,一说为吉富山,一说为拉赛贡玛,而两个源头仅一山之隔,相距6公里左右。
    在扎阿曲岸边的草原上,矗立着一座白塔,附近是经幡和玛尼石。这让尕纳松多,让流淌的扎阿曲,多少充满了一些学问味道和宗教气息。
    丹玛·达英告诉我,澜沧江有一个学问源,同样位于扎阿曲上,源头为“扎西乞瓦”。藏语“扎西乞瓦”,意为“吉祥如意的泉水”,这处泉眼形成了一个面积百余平方米的湖泊。相传,五世达赖喇嘛时代,杂多藏族部落邀请达赖到杂多,寻找扎曲河源头,后来五世达赖喇嘛确定“扎西乞瓦”泉眼为扎曲河源头。
    队员们对扎阿曲和扎曲进行观测、取样,立碑纪念,完成科考任务。在杂多的科考,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。在杂多县城晚餐时,丹玛·达英用《格萨尔王》的说唱方式,为大家现场说唱了一段此次江源科考的经历和收获。他在说唱中,梳理了科考队员此行经过的高山大河,祝贺科考取得圆满成功,希翼下次再来江源。听了现场说唱,队员们都非常感动。
    7月23日,大家前往囊谦香达,再观扎曲,又看澜沧江;回返玉树,再遇巴塘河,又穿结古镇。24日,经过黄河源头,领略星星海和鄂陵湖之美,感受源头黄河清澈与柔美,带着不舍,离开三江源。但,江源之行,永远留在了记忆深处。
 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Copyright © www.2979.com   山东水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
地址:山东省济宁市太白楼西路195号   邮编:272021   电话:0537-2276629   
邮箱:sdsjdqb@163.com     网址:  备案号:鲁ICP备19051969号-1号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